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国金宏观】周度专题思考:LPR下调或只是开始

发布日期:2022-01-15 20:18   来源:未知   阅读:

  银行是央行实施货币政策框架的核心载体,如何引导银行行为,很大程度影响金融“稳增长”的“成色”。孙国峰指出,“货币政策框架是中央银行引导银行货币创造行为,从而管理货币的重要制度安排”。银行通过贷款等资产扩张方式创造存款,是货币创造的直接主体,是连接货币和信用、金融和实体的关键;实体融资60%以上为银行贷款,融资规模居前的企业和政府债券等也依赖于银行持有。

  为激发实体需求,降哪个利率,对银行、实体等的影响大为不同。经济需求收缩下,降低实体融资成本,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需求,是金融“稳增长”的重要途径。在当前利率体系下,影响实体融资成本的关键在于LPR,央行可以通过降低MLF利率,或引导LPR报价降低等,间接影响实体融资成本;对银行而言,负债成本不变下,银行主动下调LPR报价的动力偏弱,需更多激励和引导措施。

  银行存贷比创新高、不同银行资产和负债错位等,约束了银行支持实体融资的能力和意愿。随着银行贷款增长持续高于存款增长,银行存贷比持续抬升,当前接近80%、创历史新高,意味着存款对银行贷款能力的约束在增强。同时,银行的资产与负债存在一定错配,有些银行缺资产、有些银行缺负债,例如,部分国有大行存贷比超过90%、一些股份行甚至超100%,而一些银行存贷比低于均值。

  资产收益下降、质量恶化及抵押品价值下降等,进一步影响银行放贷行为。存款成本稳定、贷款利率下降下,银行盈利能力明显下降,净息差持续压缩至2.07%、处于历史低位。同时,资产质量恶化的潜在风险趋于上升,与贷款资产较为集中的一些领域,房地产、城投平台等债务风险上升有关。随着地产链条的全面降温,房子、土地等抵押资产价值下降,也一定程度了影响银行贷款创造。

  降低银行融资成本,是降低实体融资成本、激发实体需求的关键。存款利率“压舱石”下,降低银行融资成本,主要通过引导银行市场化融资、同业负债成本的下降,一方面,可以缓解不同银行资产、负债错配情况;另一方面,可以增强银行降低贷款利率的动能。回溯历史,降准补充长钱、降低银行成本,可能带来LPR小幅下降;更多时候,降低MLF利率,对LPR、实体融资的影响更直接。

  除商业银行外,开发性和政策性金融机构,也可作为支持实体融资需求的重要补充。国开行、农发行和进出口行,可较好执行一些重大政策,投放贷款的规模不低、国开行一年贷款增量占全部比重历史最高超10%,或是未来金融“稳增长”的重要助力。经验显示,央行可通过PSL等引导政策性机构,定向加大对重大项目等支持。结合“十四五”规划等,国开行等或重点支持交通强国、能源等项目。

  国金机构客户可详细查看《LPR下调,或只是开始——周度专题思考》全文研报内容。→点击查看国金研究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