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蛇头之母”在狱中去世:葬礼有上百辆林肯车5千多名华裔送行

发布日期:2021-12-29 22:10   来源:未知   阅读:

  2014年5月23日,这一天的纽约天色阴沉,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白雾,唐人街却已熙来攘往,人声鼎沸。

  宝福殡仪馆的门前聚集了上千名福建华人,他们统一着装,神色肃穆地立在街道两旁,中间一百多辆黑色豪华林肯车在哀乐中缓缓有序驶过,向来只在黑帮葬礼上见识过这种场面。

  为首的车辆上放置着这场盛大葬礼的对象的遗照,照片中的女人齐耳短发,面色发黄略带浮肿,一双眼睛直直目视前方,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福建家庭妇女形象,在农村一抓一大把。

  女人名叫郑翠萍,很难想象就是这个身材矮胖,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女人,就是当代最有势力的蛇头之母,她曾一手建立了一个国际人口走私网络,帮助三千多人偷渡到美国,被称为“偷渡皇后”。

  郑翠萍出生在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盛美村,家里太穷了,郑翠萍的父亲郑济良在香港远洋货轮当海员,一直谋划着偷渡到美国去打工。

  郑翠萍15岁那年,在一次货轮停靠在纽约港口时,趁着码头工人和货轮水手都在忙碌之际,郑济良悄悄跳下了船,身影潜入了夜色中,再也没有回来。

  成功偷渡的郑济良在美国安定下来,每个月都能寄给家中丰厚的生活费,他还常常给家人写信,像每一个外出打工的父母一样,郑济良在信中描述了美国的繁华与富裕,为年幼的郑翠萍心中悄悄种下了一颗美国梦的种子。

  1973年,此时的郑翠萍已经结婚生子,家里也逐渐宽裕,于是举家搬离了住了30年的小渔村,来到香港居住,并开了家百货商店。

  她的丈夫坐上一艘前往美国的货船,试图沿着岳父当年路线偷渡美国,但监管已经比以往严格许多,他很快就被美国移民局逮捕,遣返回港。

  1981年6月,郑翠萍结识了一对来香港旅游的美国老夫妇,在郑翠萍的商店里相谈甚欢,他们得知了郑翠萍的愿望,提出愿意以保姆身份带郑翠萍去美国。

  “你为什么会愿意放弃在香港的一切,去美国做保姆?”负责签证的工作人员问她。

  “当我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我就知道美国是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家。”郑翠萍的英语不好,口语听起来很蹩脚。

  她磕磕绊绊但却很坚定地回答道:“在美国很容易生存,我认为我会是一个优秀的保姆。”

  1981年11月7日,郑翠萍最终拿到了签证,放弃了在香港的安逸生活,如愿踏上了离开香港的轮船,驶向她理想中的乌托邦天堂——美国。

  郑翠萍对英语一窍不通,来到美国后去了唐人街,她的父亲曾经就在这里呆过,郑翠萍跑遍了各地找工作谋生,很快融入了当地的福建华人社交圈,不久后重操旧业做起了生意。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值新中国改革开放之际,引发了一波偷渡热潮,越来越多的福州人偷渡来了美国,盛美村还开办了教小孩学英语的班。

  起初,郑翠萍念旧情,不会向他们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其中有的人为了表示感激,会主动给她一些酬金。

  后来经人介绍,来找郑翠萍帮忙偷渡的人越来越多,因此靠做生意起家的郑翠萍便从中看到了商机,于是她开始做起了偷渡生意。

  起初这个机制只是家庭作坊模式,郑翠萍能力有限,一次只能帮十来个人偷渡,然后和家人亲自接应他们。

  郑翠萍胆大心细,安排的偷渡路线十分繁琐复杂,但是风险也最低,每次都能成功把人从海关的眼皮子底下“运”过来。

  随着时间经验的积累,郑翠萍的胆子越来越大,她开始不满足于这种小作坊式偷渡,于是想办法把零散的偷渡者组织起来,构成一个更加完善的偷渡网络体系。

  郑翠萍的“生意”越做越大,到了80年代末,“萍姐”之名在福州地区和纽约唐人街,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由于“萍姐”的手段和良好的口碑声誉,越来越多的人都前赴后继来找她。

  郑翠萍向每名偷渡者收取1.8万美元的偷渡费,这是一笔昂贵的费用,但是偷渡者们一想到去了美国后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因此在钱上都没什么顾虑。

  当然也会有手头比较紧的拿不出这么多钱,郑翠萍便宽容地允许偷渡者们借贷偷渡费,或是分期付款,但要每年向她支付30%的利息,有的偷渡者为了还钱,还会在郑翠萍的店里长期打黑工。

  可以说,郑翠萍几乎垄断了“偷渡行业”的业务,早年香港把偷渡者叫做“人蛇”,因此郑翠萍被人们称为“蛇头之母”。

  郑翠萍靠着收取高额的偷渡费和利息牟取暴利,她名声越来越响,“业务”如滚雪球般越做越大,除了帮人偷渡,郑翠萍开拓了别的生意路。

  偷渡者一般来到美国是为了挣钱养家,但是挣了钱之后,大多数人苦于没有渠道寄给家中,郑翠萍便斥巨资买下了东百老汇49号的大楼作为自己的“钱庄”,在其中为偷渡者将赚来的美元转回家乡的“汇款业务”。

  “萍姐服务好,动作快。”郑翠萍的一名“顾客”评价道,“她几个小时就能完成交易,收钱也少,给的还是美元。”

  不同于其他牟暴利者,郑翠萍精明的生意头脑不是吹的,她还把赚来的钱流回到福建家乡,将自己包装成一名慈善家的形象,她在盛美村里盖了一栋豪华无比的别墅,每一块精美的墙砖都在向贫穷的村民展示一个信号:

  “萍姐”就是偷渡者通往美国的一张门票,名声响当当,口碑好能力强热心肠,偷渡者将她视作女菩萨一般的存在,对她感恩戴德。

  1989年,郑翠萍曾被警察发现身上携带着5万现金,还有一本记满世界各地电话号码的可疑通讯簿。

  她因此被以偷运人口的罪名在监狱里关了4个月,也曾为了将一批偷渡者从加拿大带往美国,贿赂了一名美国便衣,却导致自己被捕。

  偷渡过程中风险不可控,郑翠萍的丈夫在通过加拿大边境附近偷运一批人蛇时被捕,承载着偷渡者的小船翻了,淹死了4个人,郑翠萍丈夫也因此被关了9个月监禁。

  直到1993年的“金色冒险号”偷渡案引发轰动,人们才意识到这是条“大鱼”。

  1993年,郑翠萍和其他蛇头合作偷渡的货船在过程中出现意外,船上挤满了三百多名面黄肌瘦,满怀憧憬的人蛇,他们被迫搁浅在岛上。

  岛上的人蛇们看着这条生满铁锈的货船,都十分惶惑不安,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样的疑问。

  但是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不跟船走就只能在荒岛上等死,已经走到这步了,前方就是金光闪闪的美国在向自己招手。

  这艘船总共行驶了127天,船上的偷渡者每天挤在狭小阴暗的船舱里,在昏暗的光线里饿着肚子计算着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美国。

  1993年6月6日早上,金色冒险号抵达纽约市附近沙洲时搁浅,在海面足足等待了两个小时后,蛇头面色凝重地冲进船舱,用急促的声音催所有人立刻跳海。

  “他们让我们所有人都跳海游到对岸,因为接应的快艇不来了。”当年船上的偷渡者回忆道。

  几百名外来偷渡者在美国海域跳海,这件事惊动了美国社会,于是美国警方迅速出动营救跳海的偷渡者。

  经调查,郑翠萍被认为是此次案件的主谋,很快成了美国警方通缉的对象,警方以人口走私、勒索、贿赂、洗钱等罪名对郑翠萍提出指控。

  郑翠萍早已在偷渡的路上走得太远,回不了头了,金色冒险号惨案并没能让这个女人收手,她依然暗中从事着偷渡生意,在被通缉期间,凭着假护照频繁往返于福州、香港、纽约三地。

  不过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神通广大的郑翠萍就连落网也极具戏剧性色彩。

  2000年初,一位驻香港的美国领事馆官员在一沓遗失在机场的绿卡中,看到了郑翠萍儿子的名字。

  于是警方迅速开始检查从香港到纽约这条航线的旅客名单,很快在纽约飞往香港的名单上找到了郑翠萍儿子的名字。

  在将小儿子送上返回纽约的航班后,郑翠萍站在机场电话亭给大洋彼岸的丈夫打电话,告诉他们儿子上飞机了。

  郑翠萍在香港被监禁了两年后被引渡回美国,2005年,纽约法院开庭审理郑翠萍,法院里来了很多记者以及从唐人街刚来的亲属和老乡。

  这么多年了,郑翠萍的英语依旧不好,像第一次去申请签证一样,她依旧操着蹩脚的口语在法庭上为自己陈述辩解:“我做的就是有价值,有意义的,在唐人街,大家都承认这一点。”

  法官却回应她,她只不过是利用了人们对美国的向往,变其为自己牟利的工具,所以并没有被诬陷。

  判决结果传到唐人街和福建老家,人们都十分激动,甚至宣称如果萍姐判刑,可以每人代她服刑一段时间来报恩。

  “萍姐是个耿直,热心肠的好人,她很讲义气,改变了许多穷人的生活。”这是人们对郑翠萍的评价。

  郑翠萍锒铛入狱,身体一年不如一年,2014年4月24日,郑翠萍因癌症在狱中去世。

  她死后,人们悲痛无比,郑翠萍的子女将其风光大葬,为葬礼准备了上百辆林肯豪车,5千多名华裔自发前来送行。

  肥球是受了郑翠萍恩惠,乘坐金色冒险号来到美国的偷渡者之一,他很幸运,不同于溺毙在海中或者上岸后被警方抓住遣返的那些偷渡者,他一上岸就跑掉了。

  他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了,就为了赶来参加郑翠萍的葬礼,但是人太多了没有挤进去,只能在门口张望。

  郑翠萍一生都是个极具争议的人,爱她的人爱到极点,恨她的也恨到极致,说她做的是人性化之事,可确实违法不当也曾致人丧命,说她利用人性牟取暴利,可她也向那些死去的偷渡者的家人支付不菲的丧葬款,此后也会定期资助他们生活,假如偷渡客无力支付费用尾款,郑翠萍也会收留其在自己店中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