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探访四川最后的无电乡通电告别靠松光、煤油灯照明的日子

发布日期:2021-07-31 13:41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年一度的高考刚过,暑假即将到来,川藏线又将迎来旅游高峰期。“千碉之国”丹巴县是行走川藏线的必经之地,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也被当地原生态美景吸引而来。但几乎没人会想到,这里部分村落的人们几天前仍因原生态群山江河的限制,一年几乎3/4的时间过着无电的生活。

  6月26日,随着丹东乡丹东村末日组最后一户人家中的灯亮起,丹巴县彻底告别了无电的困扰。预计今(30)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将完成全部无电地区电力建设项目,基本消除无电人口。然而通电前,四川最后的无电乡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今日,记者带你走近丹巴最后的一个无电乡。

  6月25日,记者从成都出发,驱车10小时到达丹巴县城,随后穿过80公里颠簸的乡道才能到达丹东乡。80公里,按照高速路允许的小汽车最高时速120KM/H计算,40分钟就能到达。但从丹巴县城到丹东乡的80公里乡道,越野车也开了2.5小时。

  沿途群山环抱,灌木丛生,成群的牛羊排队“挡道”随处可见,甚至窜出一只“猴哥”向路人打招呼。丹东乡政府在位于海拔3400米左右的山坳间,全乡面积上千平方公里,却仅有1345人。

  “灯光底下点蜡烛”这是乡长岳国军来到丹东乡13年来关于当地用电最直观的感受。正因为面积广阔、人口居住分散,恰恰成了制约丹东乡通电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岳国军说,大约10年前,丹东乡附近兴起了小型水电站,部分当地人第一次用上了电。但“小水电”功率有限,仅能维持基本照明,灯光微弱导致了必须灯光底下点蜡烛的“怪现象”。但每年河水结上冰后,“小水电”便彻底罢工。

  近年来,“小水电”设备老化,供电时间进一步缩短,人们一年几乎3/4的时间过着无电的生活。澳门开奖现场直播“没电后就相当于没了眼睛没了耳朵,信号也会中断,电线月吃不上鲜肉,冬季也没办法供暖。”岳国军说,所以长期以来,用上安心电便成了当地老百姓最大的愿望。正版四不像图解特肖59期

  走出乡政府往右200米左右便是丹东乡小学校,这是乡里条件最好的一所学校。4层的教学楼旁边就是食堂,这里共有70多名学生,全部来自牧区。

  操场上有一个水泥板堆砌而成的简易乒乓球台,两个男孩子正认真的切磋着,旁边一群同学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伴着孩子们的欢笑声,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响起,教导主任李光全解释称,那是发电机的声音。这可是这所小学校不可或缺的一台重要设备,一年里有8个月都得靠它来发电。

  李光全说,由于发电机得消耗汽油发电,所以学校只会在特别需要的时候才会用上这台“宝贝”,“一般是我们做材料的时候,或者天太黑教室里实在看不见的时候才会发1~2小时。”李光学大致算过一笔帐,即使每天只发电1小时,这台发电机一年也得花2000元的汽油费,这对丹东乡小学校来说可不是笔小数目。

  由于孩子们都来自牧区,所以全部学生统一住校,附近村子的学生平均1星期回家1次,而距离最远的莫斯卡村的孩子们则1学期回家1次。因为没电,学校也没法安排晚自习,冬天的校园接近零下5度,学生们只能靠添加被子御寒。

  在丹东村的汶平组,丹东乡无电区建设项目组的工友们正对每户的线路电表进行着最后的检查。仁增降初老人坐在家门口,笑呵呵地看着这群认真干活的年轻人。他是全乡里上下最年长的人,今年已经85岁高龄。

  “通电后,可以用上洗衣机了。”通过村民的翻译,仁增降初说起了通电后的希望。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1956年因是土改积极分子当上了乡干部。在他的印象中,家里大约在1995年才第一次用上电,但每年能用上电的时间不超过1/3,更多的时候则与祖辈千百年前的一样,靠燃烧松光(松树的结疤部份)、点煤油灯照明。

  据岳国军介绍,丹东乡的人们几乎都依靠半农半牧为生。距离县城80公里的村道,需要坐上3小时的车,来回一次车费就得花60元。由于常年无电,村民们无法顺利与外界联系,当他们想要出售自家的牦牛和挖到的虫草、贝母也没法及时了解行情,从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下午3点,刘德茂和工友们在丹东村末日组架起最后一条电线,点亮了最后一户村民家中的灯,标志着丹巴县彻底告别了无电的生活。

  刘德茂是国网甘孜供电公司的员工,去年6月起被派到丹巴县丹东乡负责无电区建设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刘德茂直言丹东乡无电区建设是他做过最艰苦的项目,相比野外工作艰苦的生活条件,最难忍受的还是无电乡“与世隔绝”的那份精神折磨。在刘德茂看来,作为无电区的丹东乡和外面太不一样了,“外面的世界连厕所里都有电,在这里简直不能忍受。”

  让刘德茂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丹东乡最偏远的窝斗组,那里临近小金县,距离丹巴乡上大约七八公里。刘德茂说,窝斗组被原始森林环抱,仿佛“孤岛”一般,在他们到来前,家家户户不要说电器,甚至连电灯都没有过,“当地有的人每天下午5、6点就休息了,早上8点才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