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在长津湖志愿军为何宁愿冻死也不撤退?揭开冰雕连背后的残酷真相

发布日期:2022-05-27 10:10   来源:未知   阅读:

  一支美军发现前面的山丘上好像有人,但等待许久却并不开火。在军官的命令下,几个士兵战战兢兢地到高地上侦查。

  在这里,他们见到了志愿军的一整个连队,虽然每名战士都保持着战斗姿势,枪口对准美军的撤退路线度的严寒之下,这些战士都被冻成了冰雕。

  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面对险恶的冰雪和零下40度的低温,为什么战士们宁愿被冻死在阵地上,也不愿撤退?

  组成第9兵团的20军、26军、27军,前身是华东野战军的1纵、8纵、9纵。

  其中1纵最早是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的闽东独立师,解放战争中歼敌数量全军第一;8纵、9纵均参加过孟良崮战役,在淮海战役中参加了围歼黄百韬、杜聿明集团的战斗,都是绝对的精锐主力。

  美军出动了第10军,主要由海军陆战队第1师(简称陆战1师)和第3、第7步兵师组成。

  其中第3步兵师参加过二战欧洲战场的北非战役、西西里登陆战、法国南部登陆战等。第7步兵师在太平洋战区与日军多次鏖战,绰号“滴漏器师”,意思是像滴漏器一样准确、靠谱。

  尤其陆战1师是王牌中的王牌,他们刚刚在二战的太平洋战场上,打下了日军顽固死守的瓜岛、贝里琉岛、冲绳岛等,三次获得总统嘉奖。

  并且,他们曾于二战结束后,开赴中国华北进行占领任务,直到1947年9月才全部撤出中国。对于这支精锐来说,日军、国军都见识过了,实在对中国人没有太多敬畏。

  虽然双方出动的都是各自的主力精锐,但志愿军与美军在武器装备和后勤补给上却有着巨大的差距,这种差距是全方位的,是农业国与世界第一工业国综合国力的差距。

  以美陆战1师为例,3个陆战团,每个团配有24门火炮和5辆坦克,此外还有1个拥有72门100毫米以上重炮的炮兵团。

  其中的155毫米榴弹炮,有效杀伤半径50米,冲击波和弹片能影响半径100米,完全非日本鬼子们的“山炮”可以比拟。

  此后几十年,凡是经历过战场的志愿军老兵,都对美军的大威力榴弹炮难以忘怀。

  除此之外,陆战1师还有1个70多辆坦克组成的坦克营,和工兵营、运输营、医护营等辅助部队,全师装甲车辆达400辆,汽车超过4000辆。

  而第9兵团的武器大都是缴获的旧式装备,而且由于入朝太急,携带的只有少量迫击炮和火箭筒。

  面对美军M4“谢尔曼”坦克厚达63.5毫米的正面装甲,战士们缺乏有效的破甲武器,只能使用集束手榴弹或者炸药包,去炸坦克的侧面和后面相对薄弱的38毫米装甲。

  在单兵火力上,仅以步枪为例,美国人的M1式加兰德步枪,一次装填8发子弹,4秒就可以连发射完。

  而志愿军装备的主要是栓动式步枪,如三八式,弹仓装5发子弹,只能手动拉栓单发,8秒才能全部射完,两者射速相差3倍。

  例如11月28日凌晨,20军59师117团1营突袭福克斯高地,美陆战7团2营F连在北侧阵地的3排,瞬间损失18人、受伤9人。

  但一等兵肯尼思•本森、杰拉德•史密斯、哈里森•伯麦斯和二等兵赫克托•卡佛拉塔,4人反应迅速,立即利用地形和火力优势进行固守,不但顶住了志愿军的进攻,还杀伤我军2个排。

  在空军支援上,美陆战1师能够得到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70架以上飞机的空中支援,空投补给也令美军即使被围,也从无弹尽粮绝之忧。

  在抗寒准备上,面对零下30度的低温,我军许多武器因寒冷而变形,枪栓拉不开,炮弹塞不进炮管,枪械卡壳、哑火频频发生。而美军武器装备都有防寒配件,基本能够正常使用。

  尤其是个人保暖装备,志愿军战士们穿的还是华东军的棉衣,棉花用量只有东北棉衣的三成,而且没有棉帽、棉鞋、手套等。而美军御寒措施比较充分,士兵都配有鸭绒睡袋。

  为了最大程度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我军瞅准了美军南撤的必经之路——水门桥,20军先后组织突击队在12月1日、4日两次炸毁水门桥,但每次都被美军工兵迅速修复。

  最后一次,27军20名战士组成敢死队,突破敌人层层防守,冲到桥边,将桥面和根部基座全部炸毁。

  但无奈,美国国力实在太强。为了救援陆战1师,麦克阿瑟亲自督办,从日本三菱重工运来8套M2型钢木标准桥梁,只用了36个小时,美军就再建了一座钢铁的水门大桥,我军只能望桥兴叹。

  但双方的火力差距、再加上美军有源源不断的空投补给,使得我军即使兵力上“以5打1”,也无法通过阵地战围歼敌人。

  在阵地战打不赢的情况下,想要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志愿军只能在美军撤退道路上,打伏击、打夜战。

  例如第二次战役、乃至整个抗美援朝中,唯一被志愿军成建制消灭的美军团级单位“北极熊团”,就是在撤退路上遭遇伏击被全歼的。

  因此,对于那些冰雕连的战士们来说,他们白白冻死并不是在犯傻,而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或许是唯一消灭美军的机会。

  剧中,志愿军某连队指导员李延年,在处理一名战士因思念家乡亲人,想要脱队逃回家的时候,让战士们闭上眼睛想想自己的亲人,再想想入朝后看到村庄被摧毁、百姓被杀害的情形,告诉大家想要自己的家乡不受战火摧残,就要打胜仗,打到美国鬼子不得不罢手为止。

  这个故事也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李延年在抗美援朝战斗中,做战士思想工作的真实写照。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不仅是一句口号,更是全体志愿军战士最朴素的信念和最坚定的信仰。

  而对于参加长津湖战役的第9兵团战士而言,他们对于保家卫国,还有一份更加难忘的记忆。

  第9兵团前身,是驻扎山东的华东野战军。在解放战争中,军曾对山东解放区,进行了惨无人性的蹂躏。

  1948年,蒋介石在徐州听取战情汇报后,面无表情的表示:赤化区人民同情,我军剿共时,可以烧毁房屋,杀掉附敌之百姓,以彻底破坏的根据地。

  于是,军又操弄起了红军时期,对中央苏区进行围剿、制造无人区的那一套,对解放区的人民大开杀戒,甚至比日军更加残忍。

  活埋、铡刀铡已经成为蒋匪普遍手段,但在活埋和铡杀之前,甚至还割耳、割舌,有的妇女被拔去头发,有的妇女被绑在树上,有的妇女被敌人用烧红的枪条插入私处。

  甚至还发明出许多毫无人性的新名词,把人用剪刀剪碎皮肉称之为“剪刺猬”,把人全身用刀子割开丢在火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

  纸房东庄,敌人安下十二口铡刀,按户抓人铡死;邢家东庄一次被铡十二人,妇救会长一个四岁小孩被铡成三段;贫农韩在林兄弟三家十五口,共十四口被铡死,剩下一个老母亲被迫亲眼看着儿子、孙子全部被铡死,自己也悲痛的上吊而死。……

  信的最后写到: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是胶东的子弟兵,…我们要你们给咱们报仇。要求你们坚决彻底消灭蒋匪军和“还乡团”,…这是我们对你们高贵的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这是人民对自己的军队下达了命令!作为一名穷苦人家出身的革命战士,看到这样的信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而此时距离解放战争不过两年,美国鬼子又要率领蒋家王朝重新归来,这让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怎么能忍呢?

  在很多描写中,包括最近热播的电影《长津湖》,都说美军受到冰雕连震撼,有向冰雕连敬礼的行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第9兵团的战士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冻成冰雕的英雄们身上,都有美军枪击弹孔,不论美军士兵这种行为是为了泄愤还是想要不留活口,都说明他们对于冻成冰雕的志愿军战士毫无敬意。

  纵览朝鲜战争全程,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对被俘虏的志愿军战士毫无人道主义可言,反而是“联合国军”战俘,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受到了良好的照顾。

  1950年11月29日,就在长津湖战役期间,美军在新兴里抗住志愿军夜间的进攻,天亮时发现了十几名没有来及撤退的志愿军重伤员,泯灭人性的美军将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重伤员摆成一排,浇上汽油,点火焚烧。

  同一天,在西线余名志愿军因负伤落入美军手中,被直接集体枪杀。3天后,在线名志愿军战俘被美军残杀。

  第五次战役期间,位于华川地区的一家志愿军医院来不及撤退被美军包围。对丧失反抗作战能力的伤员和医护人员,美军残忍地使用机枪扫射和放火焚烧等方式,将数百名伤员和医护人员全部杀害。

  在石岘洞北山的战斗中,两名志愿军重伤员被美军俘虏后,竟然被美军士兵用装甲车将他们活活碾死。

  从最近的阿富汗战争,到之前的越南战争,再到朝鲜战争,其实美军作为帝国主义的爪牙,丧失人性的本质从未改变。

  反而是志愿军,作为拥有理想、国际主义视野的人民军队,能够善待“联合国军”俘虏,甚至有史以来第一次组织战俘运动会,第一次让很多“联合国军”军人尤其是美军中的黑人士兵,第一次感到平等和尊重。

  所以,抗美援朝的经历,包括最近我们与美霸权主义的斗争过程,都在揭示一个道理——对待美霸权主义和帝国主义,只能用他们能听得懂的方式进行对话,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